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北京瑞丰人造石加工厂

地图搜索:瑞丰人造石厂(大兴区)

首页 石材新闻 河南314家采石场“被自愿关闭”引争议
北京人造石加工厂,人造石加工,人造石加工厂,北京人造石加工

河南314家采石场“被自愿关闭”引争议

以至于这些企业至今不知道“被关闭”的真实原因,同时蒙受巨大的财产损失,这本身是否符合法律精神和相关规定?

    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大幕拉开,今后或将面临更多的类似问题,从新密的案例看,建立企业与政府间的有效沟通机制应是当务之急。

    “这些都是我们已经整理好的材料,由于时间太紧张,还有一部分没有带过来。”近日,河南省新密市某大型采石场老板黄明德一口气在笔者面前拿出了近十份材料,包括《新密市采石场综合整治实施方案》复印件等。

    从去年6月份要求整治,到随后被要求“自愿关闭”,新密市大大小小314家采石场目前正遭遇着突然而来的“铁腕整治”。采石场所需炸药的供应被控制,电力供应也被切断,更主要的是,市政府尚未明晰的政策,让这些企业不知未来命运究竟如何。

    针对此事,拨通了新密市委书记王铁良的手机,不过他拒绝了电话采访的要求,表示“要了解情况到新密来谈”。

    关闭采石场的损失,让黄明德们曾经在网络上发帖希望引起媒体和社会的注意。日前,他们又专程来到北京会见律师团,寻求法律上的支援。

    突如其来的整治

    事情还要追溯到2009年的6月22日。该日,新密市突然发布了《新密市采石场综合整治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整治方案),通知“整治全市范围内所有采石场及采石废弃场地”,规定的时间是一个月,即6月23日至7月23日。“我们去年3月17日才拿到的验收合格通知开工生产,为什么突然整治呢?”与黄明德一起的另一采石场老板李兵说。

    根据该方案,在整治后,要求企业年产达到20万立方米。“对于我们来说,规模扩大并不是问题,就是多投点资。”黄明德表示,但采矿许可证上的开采量是国土资源局规划制定的,在他给笔者出示的采矿许可证上,就标注着“许可范围:露天开采建筑石料用灰岩5万吨/年”。因此,开采规模并不能随意扩大。

    更引发质疑的是,整治方案提出的“原料和产品要进入全封闭料库封存”。李兵认为这既不必要也不现实,因为原料和产品堆存后是静止的,并不产生粉尘。

    要求“自愿关闭”

    让上述企业主质疑的,还有新密市有关部的后续行动。

    去年6月23日,新密市各乡政府通知各自所属的采石场开会,有的乡长表示,“回去该拆机器就拆机器、该卖设备就卖设备吧。”

    随后,新密市环保部门又给采石场送来了整改通知书,验收时间从原来的7月23日变成了7月8日前,足足缩短了半个月。

    “我从2009年初接手采石场后,办理采矿证等所有证件就花了半年。”一位女老板对笔者表示,现在仅仅给企业主半个月的时间,在这些时间里不但要办好环保证件,还要安装好环保设备,“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些企业主看来,出台整治方案更像是一个借口,新密市相关部门的目的直指采石场关闭。

    黄明德表示,在整治方案推出的3天后,也就是去年6月25日,所有采石场都被停了电,生产必需的炸药也被停了。6月27日,新密市开始派出工作组来监督落实采石场关闭情况。该市下属的袁庄乡政府召集所有的企业主开会,并让各企业主在一份自愿关闭申请表签字,而并非整改申请表。“有一些人签字了,但很多人在表上注明了要扩大生产规模、要整改等。”

 

    在拆除设备过程中,新密市又下发了“采矿权注销申请登记表”,要求企业自己申请办理注销《采矿许可证》,黄明德表示,目前没有一家企业在该登记表上签字。

    企业主损失惨重

    据了解,在新密市此次被关闭的314家采石场中,投资大小不一,最多的投资有2000万~3000万元,最少的也有100多万元,其中500万元及以上的约在20家左右,300万~500万投资的占了大部分。

    更为关键的是,这其中的大部分企业主都是在2007年之后才扩大投资规模或者新进入此行业的。

    2002年,新密市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众多民间资本进入了石材行业,2005年以前,采石场曾达到1000多家的规模。随后,在2007年4月,新密市推动了矿产资源方面的整合,采石场的数量大大减少,规模也越来越大。石材行业也成为当地的支柱产业之一。

    众多民间资本正是看中了这样一个市场机会。“现在的石料销路根本不用愁,利润率一般是在30%左右。”李兵介绍,新密市距离郑州仅有20多公里,现在郑州众多工程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以前郑州70%的石料来自于新密。

    “我刚投了200多万进来,还没开始赚钱,政府关闭企业,不是让我的投资打水漂吗?”上述女老板说。

    黄德明的亏损更为严重。据他介绍,他现在的采石场投资规模在500万元左右,其中50%是自有资金,100万元来自银行贷款,还有100多万元是向朋友们借来的,利息高于银行利息约一倍。他另外还投资近100万元收购了一个废弃的采石场,正准备扩大生产规模,却遭遇了整治行动,“现在80多万元的设备正在露天闲置。”

    李兵现在也十分后悔,他的采石场投资300多万元,去年6月初,曾经有一个浙江老板提出要用450万元收购他的采石场,他迟疑了一下,结果就遭遇了整治,“现在这样的情况,谁还敢来接呢?”

    必须面临的现实是,根据上述几位企业主的预测,半年的停产整治,让314家企业除去投资成本外,包括正常收益在内,平均每家还面临50万元左右的损失。而这个损失,目前看来还会延续下去,上述企业主表示,新密市有关部门目前并没有透露出具体的时间表。
   
    新密采石场的停产,让河南荥阳、登封等地的同行企业大大赚钱了,“郑州市现在的石料价格翻了一番,登封的采石场现在一个月赚到的比得上以前的一年。”李兵的话里颇有些遗憾。

    因环保问题关闭采石场?

    事实上,企业主们对新密市采取上述做法的初衷并不清楚。

 

    在整治方案中提到,采石场产生污染,对此,上述企业主表示,“粉尘污染的问题在前几次整改中基本上解决了,现在的生产过程都有撒水以降低粉尘。”李兵认为,在破碎、筛选环节加大封闭措施,完全可以解决粉尘污染,并没有到要关闭采石场的地步。

    让企业主们更为疑惑的是,新密市到目前为止没有给出明确的表示,采石场停产关闭后,将对该产业如何处置?

    据了解,新密市专门成立了一个采石场综合整治工作小组,由新密市委书记王铁良、市长谢霜云任组长,政法委、纪委、组织部、公安局、检察院、信访局、发改委、国土局、环保局等几乎全市所有的行政机构都参与其中。

    笔者昨日致电该市发改委、国土局、环保局等机构,却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答复,其中主管副市长赵高翔、国土局局长邓振举、环保局局长刘寅手机一直无人接听。“(此事)市委市政府负责,我们下面全力配合。”该市国土局办公室主任在电话中说。

    律师:此举有违法之嫌

    “新密政府不能这样违法行政。”黄明德表示,对因国家产业政策而确实需要关闭的采石场,政府应当依照法律程序妥善安置并实行相应补偿。而且,整治行动要拿出法律依据,制定切实可行的整治标准,并要尽快定出整改验收的时间表。

    “我们都是证照齐全的企业。”上述女老板认为,在半年的无条件停工停产及拆除设备后,政府应该对上述行为所造成的损失予以赔偿。

    黄明德等企业主近日到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进行法律咨询,该所随即派遣了两名律师赴新密现场。

    “新密市目前对上述企业的勒令关停及强制注销采矿权许可证的行为,已经构成行政处罚,并对上述石矿企业的矿业权、经营权及其他合法权利造成损害。”该所张玉成律师昨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新密政府无权根据自己设定的标准处置民营企业的产权及矿业权。

    该所律师平云旺认为,由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述石矿企业的生产经营在工商、税务、环保、安全生产、采矿权许可等环节上存在问题,因此新密政府上述责令关闭矿山、勒令停产整顿、强行注销采矿权许可证等行政处罚行为严重违反《物权法》等规定,没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撤销。

    一位王姓企业主对笔者表示,新密市对采石场的整治有必要一步一步进行。“先制定细致的环保等指标,然后再鼓励大厂兼并小厂。”但他认为,重要的是,政府要有科学合理的规划,同时也要给企业主们一个沟通的渠道。

    按照规定,环保局每年都会定期、不定期进行环保指标抽查,不合格的采石场都要立即整改,如不整改,很快就被停产。在去年3月份年检过后,有95家采石场拿到验收合格通知并开工生产。“才开工三个月,就要整治?”黄明德实在想不明白,如果是因为环保问题关闭采石场,那么仅仅几个月前的环保抽查结果还有没有效力?

    随后,新密市政府督促拆机器的工作人员下到各个采石场。据了解,截至目前,新密市只有十几家采石场没有被完全拆除,其余的基本上都拆完了。上述女老板对此很不解,“我们是手续齐全的、合法的采石场,他们有权力这样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