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夹
 

北京瑞丰人造石加工厂

地图搜索:瑞丰人造石厂(大兴区)

首页 石材知识 信息是企业竞争获胜的法宝
北京人造石加工厂,人造石加工,人造石加工厂,北京人造石加工

信息是企业竞争获胜的法宝

1.竞争中制胜的根本因素:实力和情报能力的不对称  在日益激烈的科技和市场竞争中,企业的制胜之道是什么?
  商场如战场,我们不妨看看战场上决定胜负的根本因素到底是什么。战场上制胜的根本因素实际上只有一个:力量的对比。无论是你的兵员充足、指战员素质高,还是你的武器装备好、机动能力强,甚至你有高科技武器、现代通讯指挥和情报侦察能力,最终决定战争胜负的都还要归结到敌我双方动态力量对比上。在战争中,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在每一个局部阵地上都是均衡分布的,因此我们说力量对比也是随时间、空间和时间的不同动态变化的。也就是说,敌我双方在不同的方面有不同的力量对比,比如敌方可能在武器装备上压倒我方,而在补给线的维护方面我方却占据有利地位。在甲阵地我方力量可能占优势,而在乙阵地我方可能就处于下风。而力量对比随时间的变化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商场不是战场,但其竞争性同战场如出一辙。
  制胜之道的根本就是力量对比,如拳击比赛,力量大、出拳快,制胜之道。但还有一个方面也是制胜之道,选择攻击点准确、巧妙,发现对方攻击及时,反应迅速、躲避及时。
  再看一个例子,在股票市场上如何才能赚钱。选择这个例子是为了让读者能够比较清楚地认识两种力量对比:现实力量对比和智慧能力对比。后者也称为情报能力对比。无论是在比较成熟的西方股票市场还是在中国不太完善的股票市场,从博弈的角度讲,两种情况可以赚到钱。一种情况事有实力的大户,因为股票价格在长时间里总是处在变化之中,大户有钱也有时间,玩得起,不怕手里的股票没有涨起来的时候。有本钱去,就可以引导局势的变化有利于自己。散户、小户就没有的实力,要赚钱得靠另一种道行。这就是另一种赚钱的情形了,依靠的是信息和信息处理能力。炒过股票的人大都有这样的经历,就是打听那只股票将要涨了。当然是打听那只股票的利好消息。不少人靠着消息赚了钱。再有一个是判断和预见能力特别强,别以为凡是消息就是真的。你得会判断真伪,会算计,说不定来一个逆向思维也能赚到大钱。不过要很好地把握股票的成交趋势,选择买进和卖出的最佳时机,千万不能盲目地反大势而行之。以上的情况总结起来就是这样的结论:在竞争中一个局中人——就是竞争的参加者,只能以两种形式取胜:现实实力和智慧能力。
  制造力量对比的不平等是决胜的关键。实力对比的不平等又叫做实力的不对称。拥有信息的多寡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强弱我们称之为智慧能力或情报能力。智慧能力或情报能力的不平等还有一个相近的概念,叫做信息不对称。所谓信息不对称指的是在经济关系中一方知情,而另一方不知情,知情的一方又利用信息不对称来讨便宜的动机。情报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的基础上还考虑了情报能力——判断信息真伪、分析、处理和应用信息的能力。情报能力是指获取、分析、加工处理和应用信息并形成策略的能力。情报能力不对称是指在同一个市场上参与竞争的企业之间在获得、分析、加工处理和应用信息形成决策方面的能力的差异。在概念上情报能力不对称涵盖了信息不对称。情报能力更具有企业主动作为的特征。
  前面我们从战场、拳击场到股票市场,再回到企业间技术和市场的竞争,企业在一个竞争的市场上,决定其能否在竞争中取胜的因素很多。比如财力、技术、产品、服务、渠道能力等等,这些都可以归结为企业的现实实力。除此之外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企业的情报能力。简单地说,企业在竞争中两种因素最终决定了胜负:现实实力的不对称和情报能力的不对称。

  2.力量和策略:何为杠杆?
  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无疑是战争双方的实力对比。但是为什么历史上有那么多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典型战例?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取胜一方的策略优于失败一方。
  策略的优劣取决于可选策略集的大小和涵盖力。策略集就是采取行动时可以采用的所有策略的集合。当你的策略集里包含的可供选用策略数目和种类远远超过竞争对手时,你就可能选出优于竞争对手的策略。如果不强求术语的绝对准确,可以说策略集的大小实际上就是可选用的策略的多少。策略是人构造出来的,人依据相关的资源、竞争形势、力量对比变化的规律、对未来的预测等信息出来的行动的方向和顺序。的依据就是信息,或者说是情报,有人说是资讯。不管我们把这种极其重要的资源称作什么,都无关紧要。反正作为企业的管理者、战争的指挥者、下棋的棋手、炒股的股民都知道它是什么。
  我们知道在市场竞争中实力很重要,许多企业家认为实力是第一重要的。但是在企业竞争中,以小胜大、以弱胜强的例子很多,这就是我们不禁要提出的另外一个问题,实力和策略哪一个更重要?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这就像回答这样一个问题:驾驶技术和发动机哪一个更重要。我相信每一位读者都会有不同的理解,从而就有不同侧重的答案。但是作为一个企业家,当我们已经能度量一个企业的实力的时候,实力已经成为历史,已经成为我们做事的约束条件。我们眼下的事情是在这个约束条件下怎样行动才更有效,才能制胜。因此,在现实的条件下策略比实力更重要。历史已经无法改变,而策略还在构造中。这就如同围棋下到中盘,任何人都不可能退回去改变已经形成的局势,关键是下一步在哪里下子。策略是在竞争中制胜的杠杆。

  3.策略来源于信息情报
  在对策博弈中谁的策略具有优势,谁就能取得胜利。而竞争一方所能够采取或者说构造的策略就构成了这一方的策略集。这个策略集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其中的每一种策略都来自于对于局势和竞争对手的了解和把握,也就是来自于我方能够掌握的信息和我们对这些信息的分析和判断。当然还有我们对于局势发展和竞争对手可能采取的行为的预测。因此我们说策略集是信息空间里的操作函数的集合。竞争的一方所掌握的信息越多、越准确,它可以用来构造策略的空间就越大,就越有可能构造出最佳策略。因此最优策略来自于信息的完备和精确。说白了就是知己知彼知局势。
  必须指出,光有丰富的信息还是不够的。通常我们把未经处理的信息并不称为情报,因为只有这些信息并不足以让我们做出决策。信息只是原材料,我们需要分析、处理、判断、推理,从中获得做出决策必需的知识或者情报,获得知识就得处理和挖掘信息。

  4.推动竞争力的杠杆:信息可以动态地改变实力的对比
  作为一个企业我们希望在技术和市场竞争中取得优势,取得优势的根本方法有两个:一个是改变实力对比,比如技术实力、生产实力、渠道广度等;另一个方法就是改变信息处理能力的对比,比如获取信息的速度,分析处理信息的能力,把信息——情报运用到市场运作中的能力等。
  在一个信息并不十分闭塞的市场上,互相竞争的企业之间的实力对比往往受制于企业的客观约束条件,比如企业规模的大小,财力是否雄厚,已经建立的渠道等。这些因素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轻易改变的。一个企业的根本经济功能就是有效地配置资源,但是有两个约束是无法超越的。一个是某种资源不存在,另一个是这种资源存在而你不知道它是否存在。不知道的资源就等于没有,既然不知道它的存在状况,当然就无法配置调用。这里的资源不光是指企业的资金、技术、设备、渠道等要素,还包括各种市场资源,如信息、商机等可资利用的机会资源。实力对比不容易轻易改变,也就是说它对于竞争局势的改变需要时间和大量的财力投入。但是信息获取和处理能力的相对改变是比较容易的,并且容易在较短时间里发挥作用。相对于改变制造能力等实力对比,改变信息能力所投入的资金也相对比较少。因此我们可以说信息是生产的倍速器。在古今中外的军事和商业竞争中,通过改变信息能力的对比,产生了许多以少胜多、以快胜慢的故事。
  实际上,企业可以通过获取更为完备的信息情报,通过对信息情报的有效分析和判断,掌握先机和主动,从而动态地改变竞争各方可利用资源的对比优势,实现制胜于的目的。
  这里的信息能力也叫做情报能力或竞争智能,指的是企业对于商业环境和竞争态势及竞争对手情况进行监测、感知、收集、整理、分析、识别、判断、预测以支持企业决策和运作的能力。实现这种情报能力和商业智能的人、设施、信息基础、工作流程、工作制度、技术和方法体系就构成了企业竞争情报系统,或者企业竞争智能系统。可以说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就是企业的神经系统,它的作用是提高企业的感知和行为能力。企业竞争情报系统对企业外部而言是一个感知系统,对于企业内部而言是一个沟通系统。